地址:台北市忠孝東路三段100號3樓

電話:02-27765220

行動電話:0935252554

傳真:02-27119059

信箱:michellehu619@yahoo.com.tw

健康日記

山防風在癌症的運用

「絕」處逢生,談老祖宗智慧的結晶─山防風在癌症的運用之一

現代人談「癌」色變,因為它必須面臨冗長而痛苦的治療過程,若非堅強的求生意志力,是不容易熬過的,所以放棄正統醫療,轉而求助民間偏方的例子時有所聞。但這也不全是毫無科學根據的迷信!工研院經過十多年的努力,從菊科中草藥「山防風」,成功提煉出抗癌化合物「多塞吩」,並進行技術移轉,促使民間企業與國內研究機構合作,將中國人的智慧投入傳統中草藥的研究,也藉此以台灣本土技術在生技領域開發出一條新路。

「山防風」俗稱「蛀骨草」,是由已退休的工研院化工所研究員張錦得博士,送到美國國家研究中心進行活性測試後,與美國普渡大學合作篩選出「多塞吩」及其衍生物開發而成的抗癌化合物。

張博士早年自美國留學返台後,一直在台灣大學化學系從事教學研究工作,民國四十七年開始,對研究各種民間偏方治癌的可能性產生興趣。當時他父親在一次跌倒受傷後,骨頭(脊椎)就一直有毛病,感覺就好像脊椎的骨頭正在快速消失中,非常疼痛。在看遍中西醫不見起色之餘,不得不把希望寄託在老祖宗留下來的偏方,後來吃了俗稱「蛀骨草」的中草藥後,情況改善很多,也因為這樣的因緣觸發了張博士決定以科學的方法,進一步來研究「山防風」的療效。

「絕」處逢生,談老祖宗智慧的結晶─山防風在癌症的運用之二

「大家都說病痛是最難忍受的,我現在覺得『想念』才是最難的一關!」拐進基隆俗稱『沙灣』的中船路小巷弄,現年六十八歲的顏鴛鴦女士正紅著眼眶回憶著。

一九七五年,顏女士的丈夫陳清流先生,發現自己有持續的流鼻血、頭痛、全身痠痛和失眠的症狀,原本以為休息幾天就好,但是後來症狀未見減輕,反而嚴重到吐血的程度,顏女士見情況有異,就堅持要先生到台大醫院檢查,結果是鼻咽癌末期!

接受七週的放射線治療後,醫生宣布:陳清流只剩兩個月的生命。透過朋友的介紹,他們自願接受一種稱為「活性調節免疫療法」的治療,兩個月後,陳先生不但沒有被死神帶走,再次前往台大醫院做檢查時,病情之好轉更使院方感到十分的訝異。於是他們便決定專心接受免疫療法四年,進而痊癒。為了安全起見,陳先生仍然每半年回醫院檢查,以確定癌細胞不再擴散,這情況持續了二十五年直到陳先生往生。

在後來的二十五年歲月裡,顏女士在四十歲時,發現左乳外側長出約五公分大小的硬塊,雖然不痛也不癢,但卻也不會自動消失。身旁有了先生的扶持,她一點也不慌張,而和先生一起接受治療,共同度過什麼藥都治不好的難關。一語道破對陳先無限的想念。

深尋其根源,還是要回到中國老祖先身上!一般人恐怕只知道菊科植物的主治功能是清熱解毒、消腫止痛,但在前工研院張錦得博士不斷研究之下,終於發現了菊科植物中的「多塞吩衍生生物」成分,在抗癌活性、抗水種活性、干擾素引發活性,還有免疫調節活性上,扮演了非常重要的角色。在張博士悉心研究之下多塞吩化合物已經取得國內外的各項專利和醫學機構的肯定,療效的確是優於現行的抗癌藥物。更可喜的是,因為其為自然植物提煉的,不但可提高病人的免疫功能,癌細胞迅速的瓦解,無法繼續生存於體內。

但研究人員也提出建議切忌病急亂投醫,在未確定與藥廠合作開發這項新藥前,民眾可向相關單位洽詢。

back